追蹤
Charlene's Playground
關於部落格
  • 72341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1

    追蹤人氣

給我糖!Karneval in Longerich


別看他只有四歲而她只有六歲,可是老經驗呢,至少經驗比我多!手上的塑膠袋是用來裝糖果的

 
顯然的遊行開始了,Karneval遊行是由很多的花車和步行的隊伍組成,不過由於今天下雨,遊行隊伍裡面很多人都穿上雨衣。隊伍不斷的向兩旁觀看的民眾灑糖果、灑花束,孩子們非常興奮的站在路旁,每個人手裡都帶著一個大大的塑膠袋,聲嘶力竭的叫著:『Kamelle (卡~梅~樂)~Kamelle~~』意思就是,給我糖啊!給我糖!孩子們不斷的對遊行隊伍喊著『卡梅樂~』而Kamelle 這個德文字,指的就是融化的焦糖。法蘭克也開心的跟著喊,一點都不像平時那個正經八百的法蘭克,看來要糖果可不是只有小孩子的專利。不過小朋友和年輕漂亮的女孩,他們屬於最容易被隊伍關注的族群,隊伍經過他們的時後,比較喜歡對著他們灑糖果,溫柔一點的遊行者,會直接走到小孩子面前,然後把糖果或小東西塞到他們的塑膠袋中。
我環顧四周,這些圍觀一旁的民眾,不管大人小孩也是幾乎一個個都全身裝扮,我大概知道為什麼法蘭克堅持要我們做些變裝才願意帶我們來,因為在這樣喧鬧又繽紛的環境當中,不裝扮的『正常人』反而是最顯眼的怪咖!
Longerich是科隆近郊的一個鎮,我們參觀的遊行是小規模的,也沒有科隆那麼炫麗,通常會來參觀的也都是一些當地人,極少會有遊客,遊行者在隊伍之中唱唱跳跳的,有時經過自己認識的鄰居或親人,還會自行脫隊去給對方來個擁抱,講幾句話後再回去隊伍之中繼續跳。這樣的遊行非常非常的區域化,也不會太擁擠,比較符合我想要的,因為我可不想在Rosenmontag(玫瑰星期一)這種大日子和一百萬人在科隆擠的水洩不通,甚至連回家都有問題啊。
我想在Longerich這樣保守的社區之中應該沒有幾個亞洲臉孔。我突然覺得藏在自己笨拙的假髮和誇裝的眼鏡之下,給了我保護膜一樣,我突然覺得非常安心,因為沒有人知道我是誰,或從哪裡來,或者說,帶了這些偽裝之後,跨越種族和一切,我可以不再是我,而是另一個人。我也開始瞭解為何威尼斯的面具節是打破階級、瘋狂的嘉年華會,因為在那張面具之下,放下身段為所欲為,是非常容易的。
這也是為什麼法蘭克在車上告訴我,在Karneval期間,發生的事情都是荒腔走板的,瘋狂的。在這段期間有人大吃大喝、喝的醉醺醺,餐廳可以無視法律開放吸煙,也有人出軌求刺激。男女之間的表白或求婚,最好不要選在Karneval期間,因為大家會把他當作個玩笑看待。不過當Karneval結束,所有人的生活立刻回復常軌,一切就像沒有發生過一樣。
 
 


穿著絨毛動物裝的小孩,正在觀看Karneval



圍觀的小朋友,都有各自的造型,手上的塑膠袋也是每人必備



這位帶著白色假髮的阿媽,身上穿的這件很多彩色碎布組成的上衣,據說是非常典型的Karneval裝扮。不過我不是很喜歡這種衣服,覺得很像自動洗車系統的那根旋轉擦拭布。



小朋友果然是最可愛的




 等待的人群。看到那把倒立的雨傘了嗎?也是要用來接天上灑下來的糖果。




一名匆匆從我前面走過的路人甲,造型實在很炫。回家看了一會兒,覺得他越看越像德國版豬哥亮。



今天看到的花車都比較陽春,不過這是社區自己的小遊行,目的在同樂嘛。



遊行者身上都會背著布包,裡面裝了糖果,隨時可以丟給旁邊的人。需要補貨的時後,娃娃車就會派上用場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丟爆米花的也不少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也有送小玩偶的

















 

Karneval整體氣氛非常歡樂,我在拍照的過程中可以感受的到,德國人對於Karneval的喜愛程度。在滿天亂飛的糖果和花束之中,我其實是有點害怕的,因為我曾被一枚十分有力道的糖果打中我的鼻梁,雖然糖果被眼鏡彈開了,實在非常非常痛。整個遊行隊伍大約進行一個半小時結束(如果是科隆的大遊行大概要4~6小時),掃街車緊跟在最後一個遊行隊伍後面,雖然人們還處於興奮狀態下,這些效率十足的掃街車似乎宣告著,the party is over,完全的標準德式作風。在那之後我們一起去餐廳用了午餐,我非常開心能夠體驗德國的Karneval,也感謝法蘭克及他的親戚們對我的關照,讓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。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